欢迎访问:久久最新热视频精品店-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婆少霞】(04)【作者:premiumoriental】

字数:8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上班日常

  我是赭韦非,我与我的老婆少霞是在交友联谊活动中认识的。这就是我们平凡的日子,平凡的生活!

--------------------------------------

  少霞在金融界工作,那本来就是最淫乱的一个工作圈之一。要说金融界有没有正人君子,我会说,算是有,给他权力与金钱之后,这位正人君子也会把权跟钱当作春药,陷入罪恶的深渊。少霞在这样的一个圈子工作,要人怎么不担心?其实一开始我的许多好友不断规劝我,「她长这么漂亮,在金融圈?没被包养?那早就被潜规则过了吧!」

  只不过事后的发展跟大家想像的都不一样。少霞的生活很单纯,她没有权力欲望,不会去争夺职位,自然看尽冷暖,很多能力比她差的都爬得比她快,比她高。但是呢,开着名车住着豪宅,可是不是被包养就是当小三,沈沦於酒局与饭局,也唤不回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和一个丈夫温暖的拥抱。少霞选择与世无争,实在有她深沈的哲学。再说,少霞总是极少应酬,下了班就回家,在这样规律的生活作息下,她也保养的十分年轻,甚至胜过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一个女人有没有酒色气是看得出来的!少霞她的一身皮肤白皙透嫩,声音清爽没有菸酒嗓,这样女神般的外貌跟她平时生活的单纯自持绝对是有关的。所以我渐渐地也就放心了不少,偶尔,她会去出差开会,也会跟我报备,晚上会用LINE通话,让我的安全感提升不少,有时还会跟他说,如果太晚就早点休息,不用硬要打电话了!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要说少霞这样的尤物不曾遇过职场性骚扰,那也未免太天真了!我能够理解在少霞周边工作的人,不免对少霞存有不道德的幻想,也偶尔想吃吃豆腐,只是这些都让少霞司空见惯了。身为一个「资深美少女」少霞可以处理绝大部分的这类事件,还让原本视她只是花瓶的人,后来转而对她心悦诚服。

  少霞的部门有个年轻副总,与少霞年龄相仿,可以当上副总当然是因为家里面有势力。他是公司上下戏称的「大奶控」,因为他安排在身边的女性员工,全都是胸部超级大的等级,因此才有这个封号。诺,少霞的存在更是可以证明这个传言了!但是他虽然行事有点公子哥的傲气,却算是蛮好的领导者。他能够让每个人包括少霞适才适任,也很能够支持少霞的提案,和她一起扛责任,不曾推诿给少霞,部门里的气氛不论男女员工也一直满和乐的。这样的传言渐渐地变成茶余饭后的闲谈而已。

  「你看他身边的女生真的身材都很好耶!他会不会很色?」我也曾经不放心地问。

  「哈哈!你们男人哪个不色?还好啦!他就是有钱人嘛!有时候讲话会过份点,有时候会做一些任性的要求。只要知道怎么顺着他的毛摸就好了啦!」少霞老神在在地回答。彷彿她已经寻求到一个平衡点,不会让自己吃亏太多,这我也只能给予她绝对的信任。

  另外,少霞隔壁的部门有个吴总,跟少霞业务上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很喜欢关心同仁的「身体健康」,特别是女同仁的健康。每个职场都会有这种健康达人,也不能说他们不好,毕竟健康是万物之本,但是他不是医生,有时候他说的话也只能听听就算了!例如有一次她对少霞说,少霞的脊椎有一截弯掉了,常常造成少霞腰痠背痛,这点说中了少霞的痛处。她的确是常有腰痠背痛的毛病,特别是办公室坐久了难免会这样。但是吴总还说,如果不矫正,恐怕会影响到受孕。受你个毛!你管人家脊椎就算了,脊椎还会影响受孕,少霞从没有在运动时受过大的伤势,只是坐办公室造成的侧弯,真会有这么严重吗?但是少霞就满相信的。她还说要找一天让吴总帮她桥一桥,因为吴总是气功大师,对整骨也有研究。这就伤脑筋了!连少霞都相信他,我也只能不置可否,难道还要强制少霞不能去给他整骨不成?

  我只能说我这样的概念是不公平的。照我这样的说法,那不就像少霞这样的姿色,永远都不能去给人推拿或整骨了吗?但是换个角度想,当少霞这样高挑白净的美人躺在你面前,要你按摩她修长丰腴的长腿、A4的细腰连接肉感的丰臀,她的36D双乳就在你面前翻来滚去,你要能够不动非份之想,除非你具备非常的专业跟道德感。我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也许是我内心邪恶,或许只是我没遇到,或许这位吴总并没有非份之想也说不一定。

  这天少霞照常准时上班,从我们的住处到她所上班的高楼不需要多久。她到了之后马上打FaceTime给我,主要是说她忘了拔掉电锅插头,要我不要忘了。稍后我们也多闲聊了几句,突然间少霞说副理有事要找她谈,所以要挂了,我也就依依不舍地放下电话。突然间怎么觉得电话那头还有声音!?所以我就拿起来听听看,应该是少霞太匆忙没有按到按钮,就把手机塞到口袋进去开会了,而由於我也还没有挂,所以还听得到那一头的声音。

  「Shareen,那天你的报告,何总也很喜欢,至於孙总那天有异议的部分,你不用理他,我今天会帮你去找他谈谈,我觉得你的想法是有道理的,你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做就好了!」金融界就是都喜欢用英文名字称呼,出於好奇心,我想说多听听看他们的对话几秒钟,观察他们的互动如何。

  「谢谢副总,上次也是因为你挺我,我们部门才不会倒霉!」少霞也很礼貌的回应。

  「Bytheway,你今天穿什么颜色?拉出来我看看!」什么东西!?!!?!
刚刚不是才在进行很平常的对话吗?现在这个副总说要少霞拉出来什么东西?!而且一定是少霞身上穿的东西!?这是什么误会吗?还轻描淡写的Bytheway!!

  「没有!我知道今天是白色,但是我那天家里面换修冷气,好像拉扯到了所以就坏到了……」

  「蛤!?Shareen!你没有更好的藉口了吗?什么修冷气可以修到内衣坏掉?你真的当我三岁而已是吧?」

  我本来还摸不着头绪,以为有什么误会。现在完全清楚了,他们说的就是少霞的内衣。这个副总为什么要关心少霞的内衣?而且他们的对话好像这一切是理所当然,难道少霞每天上班都要被他检查内衣吗?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它就突然变得很松,不能穿了!我还没来得及买……」

  「Shareen!你知道这样我是要」逞处「的喔!」副理说了逞处两个字还特别加重,这种上班的规定未免太过份了!少霞凭什么要穿他所规定的内衣呢?

  「我……我……知道啊!我也没办法!就只能给你逞罚了!」这……难道这是少霞默许的!?我实在太震惊了,动也不能动,也不知道如何反应,只能听他们继续。

  「知道……那还不赶快过来!我这一发留给你很久了!」

  「讨厌!不要讲这种话!我……我们赶快……我还要去小组会议。」

  「要多快?那要看你可以多快让我射啊!你上次那招还不错,可以再试试看!」
  这段对话每个字都太过分了吧!我难道以前都错过这样的对话?他们之间……竟然会谈到「让他射……」还有「上一次」、还有「那一招」,我越来越想弄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

  「哇塞!Shareen,你又变大了吗?这爆乳真的是……你不是跟我老婆一样大吗?为什么这么多年,我老婆都已经老了,你还不老,还是这么大、这么挺、还这么有弹性?」这个副总真的像大家所说的,是个「大奶控」,少霞的巨乳在他的淫威下,怎么逃过魔掌?

  「所以就是说,我不能做你的老婆,她当初也是一个美女,嫁给你结果变成这样……」可能少霞太会给他说教了,他最后才找了一个不太会出声音、没有那么多主见的女人……

  「喔!吼~你才是最高级的啊!我从内衣下面插进去……」

  「你根本不会珍惜老婆啊」看来少霞还想继续刚刚数落他的话题,从这边看来,他们虽说是主雇关系,也更像朋友关系。

  「喂喂喂!有没有礼貌啊?当人家的乳交的时候,老二可以从你的乳沟中间露出头来,这时候要舔一下这是基本礼仪吧!」副总与少霞的对话总感觉是熟识很久,互相开玩笑的朋友,这让我原本想吃醋,但是又不知从何吃起。

  「是你这根太长啦!一直顶着我的下巴,是有这么兴奋吗?下去一点!我比较好舔……」

  「当然兴奋啦!我跟我老婆都没有这么兴奋了!每次搞两个小时都出不来!现在只有你可以让我十分钟就投降!」

  「喂!说真的!这次不能再像上次一样玩这么久!我是真的要去meeting!」

  「好好!我没问题啊!现在问题是你要怎么搞我啊!」

  我渐渐地似乎搞清楚了,虽然事实可能比较複杂,但是简单一点来看,这是类似一种对价关系,副理负责照顾少霞及整个团队的表现,少霞则不时提供这样刺激的服务解决副理的「不时之需」,只不过,这样的关系不知已经过多久了呢?我跟少霞结婚时她已经在这家公司了,我这个老公竟然不知道她有这样的关系,难道他们的「互动」比我们的婚姻历史还要长久?

  「你每一年还不是都会有新的美眉进来,开心的很呢!忙到连我都只需要早上拉内衣给你看就好!你都忙到没时间照顾我了!」

  「什么话!!我不照顾你,那孙总那边谁来罩你,你动的了他吗?」

  「好好好!还是要靠你的!滋……滋……滋……滋……」这声音,好熟悉!难道是少霞已经开始替他口交?刚刚少霞奶交的时候才说他顶到少霞的下巴,现在少霞难不成一面替他夹着肉棒,一面替他吸着龟头?她甚至连内衣都还没脱,就在办公室跟她老闆开这种「会」?

  「对吧!来!你要快一点是吧!快!去桌上躺着!」

  「副总,就这样射吧!滋……滋……滋……我早上真的有事!那个会不开不行!」

  「对嘛!就是要快!我就是要帮你,那要是我一直不射那怎么办?赶快,过去躺好!我做的决定你还不相信吗?」

  我知道这些年来,少霞在工作上与副总已经养成一个默契,就是副总所做的决定,少霞会给予百分百的信任,虽说会历经一些风风雨雨,但是整体还是对少霞有利。我想都不会想到,这种默契包含他们之间如此亲暱的互动!

  「好啦!你要」干「什么啦!干嘛脱裤子啦?」

  「脱裤子才好」干「什么,少霞,你什么都好干!」

  「副理,讲话要正经点喔!我没有说可以让你这样言语侮辱喔!」看来少霞跟经理之间,是有一些「分寸」的,有些言语会让少霞不悦,她也会立即严词拒绝!只是,唉!他们之间的这个「分寸」我实在看不懂!

  「好!对不起!我的女神!不能侮辱,我记得了!那我现在从上面来,我干你的奶……、不不不,我插你的乳沟,你帮我舔蛋蛋,这样舒服点!」

  「我……嗯~嗯~这样……滋……滋……真的比较舒服……吗?」

  「真的……喔……很舒服……少霞……我好久没……这么……爽了!每次遇到你,我就……三分钟就……啊!啊~嘴巴张开!吼~~」

  「嗯~嗯~不行啦!你都射了还脱我衣服干嘛?」

  「还有时间……我们……再来一炮」副理气吁吁地说

  「不行~嗯~~我真的马上就要有事了啦!」

  「我看到你的大奶,嘿嘿!你也知道,我就受不了!你再舔舔,舔硬它!舔硬它!我知道你喜欢在射了之后把肉棒舔硬了的感觉!从软到硬很舒服吧!还是喜欢新鲜的洨的味道?蛤?你这个淫妇!」我现在可以理解少霞每次跟救生员结束之后会主动清理肉棒的习惯是怎么来的了!

  「欸!说好了!不要这样说话!」少霞高声抗议!

  「哎呀!谁叫你今天穿错颜色嘛!我要给你逞处啊!」

  「逞处就已经给你射一发了!不行!我要走了!」

  「没那么容易!我先预支你下次犯错的逞罚!哈哈!来吧!你这个贱货!把我的鸡巴舔硬了!我们好好爽一回!」

  「齁!每次都ㄠ不过你!真的很无赖欸你!」虽然是抱怨,但是这个语气就怎么听不出来是在生气?

  「喂?欸是!我是副总!Shareen等一下开会晚一点到啊!因为我还在交办她事情,嗯好!好!谢谢!拜拜!」

  「每次都来这招……簌!簌……簌……滋……滋……又说是交办事情,大家都听出来了吧!」

  「哈哈!这样吗?大家都听出来什么?跟你」交办事情「就是」跟你交配「的意思吧!哈哈!我也巴不得一面开会一面跟你这个大奶副理交配,喔!干给所有人看!」

  「喂!你讲话越来越过分呕~滋……滋……簌……簌……」尽管少霞一再抗议,但是因为她一面抗议一面还在替副总吸肉棒,副总并没有因此收敛多少!
  「好!让我来把窗帘拉开!我们很久没有在这个单面玻璃前面做了!」
  「你……你不会又想把我压在玻璃上做吧!」

  「唉~我们算是心有灵犀啊!虽然外面看不进来!可是想到你的大奶压在玻璃上,就隔他们几公尺而已,他们如果真的看到,我想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吧!男的不晓得鼻血会不会流光?来!快点!趴在这边!」

  「唉呦!真拿你没办法!看他们都还在外面,真的感觉很奇怪欸~」

  「就是要这样才刺激,给他们看到他们的副理,你的大奶贴在玻璃上面,被压到都变形了,给他们看你的奶头整个压的扁扁的、他们每天梦寐以求的副理,现在被当作母狗一样从后面插呀插的!你被插的时候,淫荡的表情给他们看的一清二楚!」

  「你才不要乱说咧~我的组员……啊……小力点……他们才不会胡思乱想……喔……你怎么……这么大力……?」

  「他们不胡思乱想的吗?那个小陈……每次都在偷瞄你的奶,看你……衬衫钮扣中间露出来的奶肉,我想他一定常常幻想跟你打奶炮!射在你的舌头上!哈哈!我刚刚已经帮他做了一次!」

  「呜~啊~他每次问我问题都会偷看我的领口……喔……喔……」少霞似乎也想依着副总的幻想走,渐渐地附和他淫靡的想像。

  「啊!你这个屁股,我干了十几年了,还是那么小、又那么翘,撞起来真的有感觉,很酥麻噎!」我不确定我听到的是「干」了十几年、还是「看」了十几年,这两个音本来就非常难以辨别。

  说完办公室里面就多了怕打屁股的「啪!啪!啪!」的声音。

  「啊!你不要干这么大力,玻璃会被你撞破了!」

  「哈哈!你连」干「这个字都说出来了,还要我讲话怎么节制?干你这种女人就是会让人肾上腺素爆表!撞破最好,让大家看到你被副总干!你的大奶都已经甩出奶罩外面了!真浪啊!」

  「不行!不要……让大家看到……我们……啊……换个地方……」

  「蛤!还要我换个地方干你?你这个荡妇,跟我来,我们一面干一面走!」
  「啊!嗯……你要去哪里……?」

  「我办公室在全市区最高的高楼,我现在就拉你到窗边去干,让全市的人看得到你被我射精还有吃我的洨,走!」

  「我……我……你这样……被看到……喔……脚软……好高喔!」

  「被我干到脚软了吧!看你这双腿!每次看你穿套装窄裙,坐下来的时候露出大腿缝,我就想沿着大腿模上去,把你的鸡迈揉到出水,听你叫春的声音,Fuck!真是极品!」

  「副总……你满脑子都是……啊!……这种……嗯……坏坏的事……」
  「我本来满脑子都是事业啊!但是看到你就会让我想到做爱!做爱!做爱!嘻嘻……是你教会我人生不只是只有打拼事业而已!还要有你这样大奶……喔……大屁股……嗯……长腿美女……在我的胯下哎哎叫……啊……齁……我来了」
  「啊!!嗯……呜~滋……滋……滋……」这样的声音代表着少霞正在吸吮着副理正在喷发中的肉棒。

  「齁~啊Fuck!~」副总放声撕吼「你这种绝品大奶妹当我说」我来了「的时候还会转身过来吸,真的没办法挑惕!最爽的就是你这种……!」

  「你的嘴…比你的肉穴还会吸…啊!……吸乾了!」这时又出现拨电话的声音「喂?对!我副总……Shareen今天不能到你们那边了,她今天整天都要跟我跑行程啊!好不好?」

  「嗯~……呜~~你又帮人家调时间了!这样人家一整天又不用做事了!」我现在对於他们对话中的「又」字都非常敏感,这代表今天这样的淫乱事宜已经不只一次了!?

  「怎么会不用做事!?你今天要」干「的活还很多呢!哈哈哈哈……!」他们副总一直加强那个「干」字让人听起来特别淫秽。

  「啊!不要,你又来!嗯,嗯……又变这么大!讨厌!……没个节制……啊~滋……滋……滋……」

  我是没兴趣再听下去了。最近接二连三发现少霞有些说不得的秘密。发生在她生活的周遭,甚至在工作的日常当中,而她竟然可以若无其事地继续跟我这个老公过生活。任何一个普通女子可能都要忧郁个半年甚至一辈子走不出心理的阴影,而在少霞身上却看不出,至少我看不出,一丝困扰,彷彿她可以处理这一切。身为老公,我究竟是该让少霞独自面对这一切,目前她看起来也算处理的很好;或者,我应该跳出来?但是,我若是跳出来了又能如何?只不过是逼着少霞面对这些不堪的往事,或者逼她离开公司?离开副理的职位另谋高就?还是只能让她待在家里?不!就连待在家里也不见得安全啊!

  这些问题不断涌现我的心头,让我千头万绪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我又禁不住想起少霞神秘的身世。我们结婚的时候,她的父母是没有出席的。少霞有一个姊姊,全程都是由她的姊姊代替父母角色,我就不好意思直接问她姊姊是什么名字了,直至目前为止我竟然也就一直不知道她唯一的姊姊,出席过我们婚礼的亲人,叫什么名字。少霞跟的家人一直保持着十分淡的联系。就连婚宴的时候少霞的亲友除了公司的同时之外几乎没有人。她的大学同学、高中同学?之前的同事?亲友呢?

  好吧!既然我选择相信少霞。似乎就不该疑神疑鬼的!就事论事吧!我还是无法接受少霞在工作场所任人淫乱,她若是注意到我们那通FaceTime时间特别长,那么我应不应该等待她向我解释?还是直接戳破她素来营造的太平?
  后记。

  晚间少霞在客厅看着手机,自己说了一句:「赭赭,你没有话对我说吗?」
  「我……我……?你说的是我在电话里面听到的东西吗?」我心想,我有没有话对你说?应该是你有没有话对我说才对吧!怎么让你取得先机先问我了?!
  「对啊!你为什么偷听我工作!」

  「蛤?」

  现在是怎样?恶人先告状是这样吗?

  「你全部都听到了?」少霞接着问。

  「嗯!算吧!你们的前几次……前两次吧!后面我不想听了就挂了!我也不晓得你们还做了几次」

  这时没想到少霞竟然笑了出来!「嘻嘻!呵呵!……哈哈……」

  「你……为什么笑?」

  「傻老公……连一次也没有!」

  什么!?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原本预期少霞会说,她跟副总只不过是肉体上的合作关系等等的说辞,现在却要全部翻盘!但是我听到的一切历历在耳,要全盘否认未免……

  「你不可以说出去喔!我们副总是性无能!」

  「啊!」我受到惊吓太多,除了感叹之外已经不知如何回答!「

  「他很多年前做过手术,失败了!就再也没办法……你知道,就是一直软软吧!可是只有我们几个高层知道,让对手知道了就不好了!」少霞认真地说道「但是呢!他心里面还是有冲动,会不平衡,所以我们几个知情的人,必需得帮他排解,他的身理由缺陷,心理的欲望会更大。否则他每天工作压力这么大,之前有几次差点要崩溃了!他如果倒了,可以说这么大的事业很快就会垮台的。」
  「那……你说的……排解……是……?」

  「是这样。有一年我正好跟他讲到我被叔叔性侵的往事。说到一半他就突然……射了……他还是软的,但是就是会……发泄……」少霞说话的口气一点都不像在呼咙我

  「我们后来发现他可以用声音来刺激。所以他需要的时候会找人跟他在办公室模拟一些情境。一开始还只是一些骚扰、外遇的情节……这几年他已经口味越来越重,总会有一些凌辱、或是暴力的幻想。」

  「幻想?你说,所以我听到的都是幻想?」

  「对啊!他就是一定要有一些声音来刺激他!其实我们根本都是坐在椅子上好好的!」

  「所以,你一开始给她乳交,又替他舔……我明明听到……」

  「你听到的是这个声音……对吧……滋……滋……滋……」少霞将手指放进口中舔弄,发出的声音跟我听到的一模一样!

  「那他……拍你屁股……?那个声音……」

  「那不简单,我拍我的大腿就好啰!」

  少霞一面拍自己的大腿,一面笑着。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最后他不是又说了要去窗边吗?那他的办公室那么大,我们如果真的到了窗边,电话的收音一定也变小了,那你听的时候,声音有没有变小?还是有回音呢?是不是没有?」

  「喔!的确是没有!」原来是我因为听到的内容太过惊讶,反而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了!经过少霞这么分析,倒觉得开始有几分道理。

  「副理跟我已经是很多年的朋友了,我们结婚以前就已经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他这个困难,我是一定要帮的,而且一定要帮他保密。其实我也知道公司很多人,包括副理,都想追过我,所以对我存有幻想,这我也不是第一天听到了,但是他们一直都知道我结婚了,没有超过底线,像副总这样的事情,也是只有几个董事和总经理知道。」

  「好啦!少霞!我不该疑神疑鬼的!我相信你就是了!」

  其实我是陷入空前的两难。如果选择相信她,可是那孤男寡女在办公室内「情境对话」就为了治疗、替男的发泄,这剧情实在太扯了;但是不信呢!就表示自己的老婆真的和上司在公司里把办公室当炮房,这样的结果我也太难以接受了!

  咦?不对啊!如果他们是如少霞所说的,衣冠整齐地坐在椅子上,那么究竟为什么副总会知道少霞那件白色的内衣坏掉,因此没有穿那件内衣这件事?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